岁月拾遗

自从意识到岁月它就是一把杀猪刀,便主动一早一晚带上Rocky出门遛弯。 哲理的山路十八弯,十几年来每次开过的路,总是那上下山最短的几条,而其它的地方正好就用双脚来丈量⋯远眺海湾与群山,近看溪流湍急,或花或草或枯枝,时时有惊喜。

Read More →
梵高印象

温哥华百年史上最热的一天,我们去城里看梵高印象。 他的笔触通过大大的投影投放出来,更能显出他的用笔特色:将摇曳的光和影的变换,用粗的线条和浓郁的颜色搭配固定在画布上。他急切地追逐光影,急切地表达。现实的生活中,他像是一个旁观者,不是不想融入,而是现实像是窄窄的刀锋,他步步痛楚,被隔绝在外。他从未被现实接纳过,他和现实之间唯一的通路是他的画笔。

Read More →
第一次钓鱼

      “甩鱼竿有三点要注意啊! 第一,不要钓到孩子们;第二,不要往荷花那里甩;第三不要挂树上。”听完我的叮嘱,孩子们满眼仰慕的看着他们老爸,盼望着能收获两条鱼当他们的宠物。       老爸喜滋滋地摆弄着今早刚从车库里翻出来的老鱼竿,挂上新买的浮标球、鱼钩、鱼饵。得嘞!准备甩杆喽!我赶紧扶着孩子们肩膀站远点。

Read More →
我们毕业了,哈哈哈

伴随着暑假的来临,女儿小学毕业了,儿子学前班毕业了。除了对时光飞逝的感慨之外,更多的是看到孩子慢慢成长的开心和自豪。 周三6月23号刚刚参加完女儿的毕业典礼,看着12岁已经一米六七和我一样高的女儿,自信的跟同学老师交谈,带着灿烂的笑容拍照,我和老公真的是感慨万千。女儿在2015年和我们一同移民到加拿大,一开始英语差到只会说hello和thank you,到现在已经帮助我们纠正英语发音;从最初的超级紧张,胆怯,不敢表达自己到现在自信地做presentation,以及自己争取到做volunteer的机会。你真的慢慢变成了让我们,让自己骄傲的样子。我们相信你不只是有成功的喜悦,更重要的是在不断学习中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并不断改进,从学习中找到乐趣。

Read More →
怎样报考温哥华中学的 Mini School (中)

在怎样报考温哥华中学的 Mini School (上)一文里, 我和大家分享了一些自己总结的有关报考温哥华Mini School的背景知识。 下面介绍三所小原曾经报考的位于温西,也是竞争很激烈的mini school. Prince of Wales (PG) 历史悠久的PW mini 每年一个班,只招三十个人。他们mini school 和普通班的校区完全分开,五个年级的mini学生们自己形成一个社区。他们的课程不加深不加广,但是会组织很多活动,如开学后先出去野营一周等。所以课程进度会快些然后有多余的时间进行活动。每次活动都是这五个年级的mini school 学生同时出去, 高年级学生负责照顾低年级同学。经过这样的中学生活,每个学生都独立并善于社交,和比他高几年和低几年的学生们建立了紧密的个人关系,这几百个人以后走入社会后容易互相合作提携。

Read More →
我和乐器那点事儿

  想想我和乐器多少还真有点缘分。上个世纪大学毕业刚去报社报道,发现对面编辑部的一位同事曾经拿过上海市高校吉他大赛第二名:“哥,我能给您当学生吗”同事看了看我勉强点了点头,一个单位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家能不答应嘛。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狠了狠心花了半个月的工资买了把民谣吉他。整日价背着把大吉他骑车上下班。不出一个月跟着老师学会了几个和旋,于是学着摇滚青年边弹和旋边唱崔健的浪子归。我琢磨着照这么学不出一年弹会个十首八首曲子不成问题。人算不如天算,同事教着教着和我的闺蜜好上了,堕入情网没功夫教我了。老师消失了,我的吉他梦也做不下去了。

Read More →
蜗居寻趣

疫情期间在家上班,不用早早起来赶公共汽车和普罗大众地铁里挤沙丁鱼了。一觉睡到大天亮也不会担心迟到了。好是好,可总觉得生活有些枯燥。玩儿点儿什么呢?环顾客厅发现墙面颜色十年没换新漆显得暗旧。要不自己刷漆?闺蜜最近粉刷厕所结果爱上了绘画。还送了我一面调色板。嗯,想来刷墙还是有些意思的。那就试试吧。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