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好,叫妈妈觉得你好

作者:祁悦 (97级校友)   昨天,北京的表姐在微信里黯然地说,她家邻居的儿子因为考试没考第一跳楼了。。。   当时我正在温哥华的地铁里,与这位万里之外的孩子素不相识,却不禁默默流泪,甚至有种想要呐喊却如鲠在喉发不出声的感觉。。。   “没考到第一名”。。。我知道也许原因远不止这么简单,我知道也许他在此之前经历了难熬的痛苦,我知道也许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都未必能换取人们真正的理解。。。   低头看看刚刚在玩具店给儿子买的美国超人模型,那傲人的神情,那魁梧的身型,那从头到脚散发的英雄气概,仿佛一个无所不能的超人栩栩如生地在我面前鲜活起来。每个孩子的心中都曾住着盖世无敌的英雄,每个孩子都曾幻想自己就是英雄的化身,所向披靡,不可一世。可是,世上千千万万这样的无敌“小英雄”们却随着岁月的变迁渐渐地变了模样,有的被现实打磨掉了傲娇的英雄本色,有的甚至不堪重负选择了自我毁灭。。。     是什么拿走了我们的“小英雄”呢?   前些天在中国文学课上重读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那虽然是一篇抨击旧社会旧礼教的作品,但贯穿通篇的“吃人”、“吃孩子”主题,在历经一百年的岁月沉淀后,依然令人心悸头皮发紧,印象最深的一处是:   “我翻开历史一查。。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吃人”。   作品的最后一句“救救孩子。。。。。” 像一道悠长的警钟,在心中久久回荡。以史鉴今,幸运的是,如今我们早已摆脱了“吃人”旧礼教的压迫,但似乎仍然有一种不为我们所知的力量在悄无声息地“吃”我们的孩子,吃掉了孩子的快乐,吃掉了孩子的天真,吃掉了孩子的自信和生命力。  

Read more

加拿大的“开学第一课”

作者:祁悦 (97级校友)   “妈妈,我想回家,我不想进教室”   “教室里面有好多书,好多玩具,还有新朋友呢”   “不,我就不进去”。。。   平安把着教室的门栏就是不进去,他今天正式进入加拿大小学系统里面的学前班(kindergarten)K阶段的学习生活。经过去年一年在Day Care日托园的适应和融入,他在英语和文化上都有了巨大进步,以至于让我们一度认为他在沟通和融入上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   我心想,他现在不愿意进去,只是他性格慢热,喜欢对陌生环境先进行观察,需要一个过程吧,对儿子性情还算了解,于是我没有强迫他进去,只是在想各种方法引导、共情,试图缩短他的“预热”过程。   这时候助教老师们也发现了这个“把门人”,很耐心地蹲在门口与他聊天,询问他的兴趣爱好,还从教室里特意找来他喜欢的玩具,另一个助教还找来纸笔蹲在门口和他一起画画,都希望引起他的兴趣然后引导他进入班级,但这对于平安内在的“预热”时钟来说显然还是时候未到,他还是不进。就在三位助教老师都感到黔驴技穷的时候,班主任老师已经安顿好其他小朋友,专门来关注我们这个门口“小团伙”,我心想,班主任终于来了,相信她肯定有办法解围。班主任都没询问来龙去脉就明白平安的心思似的,她胖胖的身体毫不犹豫地蹲下来单膝跪地跟平安温和而坚定地说“你不愿意进来,完全没有关系,你想待在哪儿都可以,等你想进来时再进哈!”   平安的眼睛为之一怔,仿佛在确认他有没有听错,对,没听错,老师就是允许他爱干嘛干嘛,不爱干嘛就不干嘛。   这令我也有些意外,我还以为班主任会出什么大招儿把孩子带进教室呢,敢情她没去做任何引导,就是接纳了他的情绪,允许他“不愿意”。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