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心理咨询师

作者:祁悦 (97级校友)   今天在医院心理门诊工作,当我开门去迎接下一位来访者时,门口一位柔弱纤小的女子微笑着探头过来,我问“是您就诊么?”她温柔地说不是,是他老公,这时她身后出现一位身材高大表情凝重羞涩的男子。男子缓缓走进诊室,女子温和礼貌地将门关上,在外面静静等候。   落座之后,男士开始娓娓道来自己的情况。和大多数案例带给我的感受一样,一位铮铮铁汉,在诊室安全平和的氛围里开始渐渐蜕去坚硬的外壳,释放出隐藏在坚壳之下的温度和柔软。   在他的成长历程中,幼年被寄养在叔叔家中的那段寄人篱下的生活经历,使他对别人对待他的方式格外敏感,为人处事显得胆小害怕。在他心中,很多亲人包括自己的同胞兄弟甚至父母都没能足够尊重和关怀过他的心理感受,于是经年累月,逐渐形成了他自责、胆怯、自卑和羞耻的心理特点。   当他规规矩矩地坐在诊室里,一件件回溯着那些幼年的点滴时,我仿佛跟随着他回到了他的童年,看到了一个无人保护,无力无助的小男孩。一次次的被忽略,被指责、被怀疑、被贬低,被嫌弃,让他不得不为他那颗幼小的、柔软的、孤单的心包裹上一层层“防御包装”,以便能够抵御更多类似的“伤害”,以便能够让自己变得“坚强”,这样层层叠叠、五花八门的“防御包装”,有的名为“我不值得”,有的名为“都是我的错”,有的名为“我是笨货”,有的名为“我下次该更懂事”。。。。。一件又一件的防御外衣、一层又一层的防护包装,四十几年的包包裹裹、添添加加,使他今天以这样拘谨、不安、忧郁的生命气息出现在这间小小的诊室里,让我们以诊疗的关系在此相遇。   当问到他,小时候是不是一直觉得无人保护你。。。。   他沉默片刻,微微低头,呼吸开始顿促。。。 在这时间似乎停顿的沉默里,我仿佛看到他的内在小孩正在强忍着泪水,那小孩已承载了太多委屈、压抑了太多眼泪。。。经过片刻的调整和稳定,他继续讲述着他的家,他的家人,他的家族是如何令他失望,他的内心是怎样的伤痕累累。   “那后来生活里有没有保护过你的人呢?”   “有,我老婆”   直到遇到他老婆之后,他的生活才开始体验到从未有过的踏实和平静的感觉。有一次,他被村里乡亲的摩托车撞倒在地,滚出去好几米,起身后觉得背痛,但已习惯了委曲求全的他又不敢和村民计较,就拍拍土回家了,接下来的一两天脊柱越发疼痛只能卧床,老婆边给他热敷边心疼地嘱咐他今后遇到这种情况可以怎样有理有节地保护自己。又过了一天,撞人的村民竟然主动上门来看望他,他才知道,是老婆特意为他去找了那位村民和和气气地与对方做了沟通。   后来每当他有不敢和别人沟通的事,他都第一时间找老婆商量,或者叫上老婆陪他一起去处理,只要老婆在,他心里就感到踏实。。。。   听到这里我的内心已经波澜翻涌,看看面前这位魁梧的东北大汉,想想门外那位温婉的南方女子,突然间,我被生活的剧本震撼到了。也许门外那位纤柔恬淡的女子从未曾意识到,她弱小平凡的人生却会以这样独特的方式,支撑起另一个生命的尊严和自信,对另一个生命产生如此伟大深远却又润物细无声的作用吧。   此时,我的心在流泪,不是悲悯怜惜的泪水,而是被人间温情感动的泪水。在我们的一生中,与很多人相遇相离,相爱相弃、分分合合,但总会有那么一些人或一个人让我们念念不忘、刻骨铭心、久久相依,彷佛有种魔力,令人依恋追随、无法割舍,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因为在我们的内心深处,一直在苦苦寻找着心中那个理想化的—自体客体(Selfobject),一个能够为我们提供安全、支持、抱持、理解和慰藉的心灵港湾。在那里,我们感受到安全;在那里,我们感受到存在;在那里,我们感受到值得被爱;在那里,我们感受到自己的价值。   心理咨询师的作用,在某种意义上,正是为来访者提供着“自体客体”的功能,用更加支持的、共情的、接纳的情感互动方式重建和修复来访者在早期养育环境里缺失或不足的自体客体功能,从而滋养和提升来访者的心理能量。   我的心理学导师曾经说过,我们每个人在生命中都或多或少地扮演过心理咨询师的角色和功能,为彼此间提供了自体客体的情感支持。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位心理咨询师,孩子也时常扮演着父母的心理安慰剂;老师是学生的心理咨询师,学生也不时为老师提供着情感支撑。在这个案例里,老婆正是发挥了一位心理咨询师的作用,为老公提供了相当于“好妈妈”式的心理抚慰和支持,弥补了他在幼年缺失的那部分心理营养,修补和维护了老公的心理功能和活力。   回想起我自己的成长经历,从求学、到职场、到步入婚姻、一路走来也是遇见了诸多美好的自体客体,在他们的心灵滋养下,自己的内在变得越来越饱满、丰盈、自在、流动。彷佛有一双双欣赏信赖的眼睛默默地注视着我,有一双双温暖抱持的大手稳稳地托举着我,有一声声温和坚定的话语不断地告诉我,“你行”,“你可以”,“你很棒”! 久而久之,这些与自体客体互动的点滴和触动就幻化成一股股情感的暖流流淌于心间,逐渐消融了我们在成长过程中小心翼翼、别具匠心为自己构筑起来的心理防御层,让我们能够坦然地卸下这些包裹的负累、勇敢地直视我们的内在,接纳我们的不完美,放下诸多的自我限制,表里如一的行走和生活。 文章写到这里,刚好我五岁的儿子推门进来喊我去吃饭,我表达歉意说暂时还不能停笔,望他理解。于是他扭头出去了,我突然担心他是不是生气了。没多久,就又听到了他吧嗒吧嗒的脚步声,再次出现时他手里捧着一盘热乎乎的饺子,轻轻放在我电脑旁,嘱咐我“妈妈你要趁热吃哦,可别凉了。。。。”   看着他童真的身影蹦蹦跳跳转身而去,我的热泪夺眶而出,这世间,不论年龄、不论长幼,不论性别、不论地位、总会有那么一些人或一个人是来保护我们、疗愈我们,滋养我们,来爱我们的,也总会有那么一些人或一个人是由我们去保护、去疗愈、去滋养、去用力爱的。。。

Read More →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北美仲裁中心揭牌仪式在加拿大温哥华市隆重举行

2018年7月2日上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 会(贸仲委)在美丽的温哥华举行了北美仲裁中心揭牌仪式,宣告贸仲委北美仲裁中心正式成立。揭牌仪式由贸仲委和加拿大温哥华经济委员会共同主办。哥伦比亚省就业、贸易和科技厅厅长赖锡淳先生(Hon. Bruce Ralston)、贸易事务省务厅厅长周炯华先生(Hon. George Chow)、中国驻温哥华总领馆副总领事孔玮玮先生和总领馆商务参赞俞善君、加拿大海事仲裁员协会主席Dennis Pong等中外嘉宾,包括政府部门、仲裁界、法律界知名人士、大型中资企业和商会组织负责人、华人华侨近160人出席了盛典。 在揭牌仪式之后的国际商法仲裁与法律论坛上,经贸大加拿大校友会秘书长Dr.张旗坤针对国际仲裁的发展和实践分享了自己多年从事法律与仲裁的经验。多名贸大校友参加了本次活动。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