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的故事

在寒冷不能外出的日子里,不由想起曾让无数人憧憬过远方和温暖的作家三毛。今天请加拿大作家陈天慈分享姑姑三毛成长的故事。

。。。。。。。。。。。。。。。。。。。

做你的靠山

我的爷爷,陈嗣庆先生,也是姑姑三毛的爸爸。姑姑三毛曾经在「一生的战役」和「孤独的长跑者」篇章中以最朴实的文字描述了这位既严肃也幽默的背后推手。身为第三代的我,在父亲节前夕,仅以此文回想儿时记忆,从一个孩童的视角来重现这场一生的战役。

我们华人的父母子女关系总是非常微妙,中间的距离拿捏,情感浓淡表达,常常一辈子也搞不定,多了是压力,少了是忽视,随着年岁增长,时代变迁,还得与时并进,以免心有余而力不足,情感在心,身却靠不近。三毛在「送你一匹马」一书中有一篇给父亲的文章就叫做「一生的战役」,用战役这两字着实胆大,也显示出三毛与父亲之间既是父女也像朋友的关系是如此亲密。姑姑写这本书时已是人人口中的传奇女作家,多少人崇拜仿效的对象,别人家的女儿,在她心里却只有一个心愿,居然是得到父亲的认同,而这份认同却早已渗透在无止尽的理解与包容中。

在我印象中,爷爷不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相反他有很多神来之笔的幽默。有一次我们小孩吃完饭等不及想去客厅看卡通,随口说了一句「爷爷慢慢吃,我们吃好了。」一般长辈肯定是默默不作声,爷爷却淡定的回答「不能再慢啦,赶快吃完和你们一起看电视,奶奶等着收碗呢!」我深深觉得姑姑书中的小幽默是从爷爷那借来的,「慢慢吃,我还没说完我的那篇文章呢!」姑姑总喜欢在饭桌上谈文学,谈理想,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不但填饱了肚子,也加了一些文艺的调料。一来一往的对话中,我们看来爷爷与姑姑总是不分高下的有趣,他们俩更是乐在其中。

很多父亲对女儿的初恋总是充满敌意,掌上明珠不是任何小伙子能配得上的。爷爷却在一篇文章「我的二女儿三毛」中说到「对于我女儿初恋的那位好青年,做为父亲的我一直感激在心。他激励了我的女儿,在父母不能给予女儿的男女之情里。」何等广阔无私的父爱能有这种胸怀。姑姑一生的敢想,敢做,敢爱,也许就是有爷爷给的这份底气,让她在人生的起伏中充满勇气,一回头也总有支持和靠山。

万水千山走遍,总有那份对家的盼望和依恋。

三毛在「孤独的长跑者」文章中提到爷爷对运动的重视,在那个读书最大的年代里,爷爷却希望家中出一位专业运动员。于是,在爷爷和姑姑两人的策划下给我和姐姐安排了跑步,打球,有氧的各种体育课。整整一个半月,我感到爷爷的期待,还有姑姑的那副早知道这两个孙女不是运动的料,就爱窝在她的小客厅里看故事书,听她说故事,也懒得动一下。姑姑在此文中说到做不成名符其实的运动员,那份对生活的坚持却是一种勇者的行为。我想这种运动家精神,也就是爷爷想传给我们身心上的训练和一生授用的技能。

有些事要回头看才懂,人生这场没得选择的马拉松,看似孤独,一路上却有很多人用各种方式陪伴,心疼你跑累的双腿。三毛有一位支持他的靠山,而这座靠山又何尝不是借着这位特殊的女儿拓展了人生视野和领悟了更高的修为。

 

-更多三毛的故事,请见陈天慈的新书“我的姑姑三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