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意义 当女儿问出“生命的意义”

【编者按】作为在女儿的成长过程中一直努力学习的父亲,作者希望分享和中学生女儿之间的家庭教育,以及日常相处的感悟和惊喜。本文为“陪伴成长”系列第十四篇。

从农历春节到迎来中小学校6月的复课,女儿每天居家网课的生活也即将划上句号。12岁的女儿自从春节期间因为疫情而被迫取消了外出的旅行,又被关在家中近三个月,面对不能见小伙伴、不能随便外出等诸多公共管控措施,心里也是憋着一股小小的情绪,时不时我们父女俩为一些问题没少发生争执:从为什么要减少公共场所的外出活动,外出要主动戴口罩,到在商场、地铁等各类公共场所里形形色色人群各种防护装备的穿戴等,我们之间谈论的话题逐渐从病毒本身的危害性到了人在危险困境下的行为选择,话题也是颇为广泛。

4月底,因为投资了一个教育项目,工作原因我带着女儿来到南方的一所县城学校开始为期近三个月的学习和生活。换了环境,从生活起居到小伙伴之间的社交,让12岁的女儿积累下来的情绪上的一些不满有所显现——无论是学习还是父女之间的日常交流,总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终于经历了2周的校园生活后,她很严肃地问道:

“老爹,你看,面对病毒,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要认真做好防护,我知道这是在爱护我们的生命。但是,我每天跟着学校的作息钟声,辛苦地从早上6点起床,一直到晚上10点的熄灯铃声,不停地把时间花费在学习、吃饭和睡觉三件事上。而老爹你呢,每天也是从起床开始,就像一个‘机器人’似的,除了工作、吃饭、睡觉,还时不时天天眼睛盯着我,唠叨我几句,你不觉得烦恼吗?如果人类战胜病毒后,就是要过这样的生活,这样生活乐趣和意义又在哪里呢?”

“嗯,你这个问题真是把爸爸给问着了。说实话,这可能就是如何看待学习、吃饭和睡觉这些日常琐事的问题。给爸爸点时间,让我想想怎么去回答你。”面对女儿成长中,第一次提出关于“人生意义”的问题,我觉得需要好好准备一下才好作答。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我时不时在工作的间歇去做了一点研究,期间看到母校香港中文大学周保松先生在其《相遇》一书中,与他的导师陈特先生就关于追寻生命意义进行的对话,认为“要谈生命的意义,必须从人能够自作主宰那一面谈起”。这一个观点,让我深以为然。

书中以古希腊神话西西弗斯(Sisyphus)推石的故事来开启关于追寻生命意义的讨论。西西弗斯因为得罪了宙斯,被罚每天要将一块巨石,从平地推往山顶。几经艰苦,当石头就快到达山顶时,却不受控制地滚回山脚。受尽折磨的西西弗斯万般无奈,只好从头再来,石头又再滚下来。

很多人认为西西弗斯每天推石,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恰恰是说明生命荒谬的一个佐证。如同女儿提出的,我们每天这么辛苦地从早上6点到晚上10点,不停地把时间花费在学习、吃饭和睡觉三件事上,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也在重复西西弗斯推巨石的事情?过了中学还有大学的学习,走向社会人生还有许多其他未知的挑战,我们的存在为什么要这么辛苦?

梦想是我们人生的指南针,而当我们驾驶生命的小船驰骋在人生的长河中时,会面对风暴、激流和巨浪,这些都不是我们能够主动控制或左右的。很多时候,我们生命的小船可能会被风暴冲击上浅滩,被激流盘旋而原地打转,甚至在巨浪大起大落的颠簸下失去了方向。这些从某种程度上来看,都如同西西弗斯推巨石一般,无法掌控。每个人的出生和死亡,以及生命中遭遇的其他事情,都未必是我们主动选择的结果。

突发的疫情,每日在女儿看来很单调的学习、吃饭和睡觉等这些生活琐事,似乎都不是我们能够主动选择的。如同西西弗斯日复一日地推石上山,然后再滚落下来,每日都在重复同样的事情。所以,当我们要谈人生的意义或生命的意义时,我们必须从人能够自己去主宰的那一方面谈起。由于疫情的出现,我们被迫不能正常外出聚会;因为陪同家人来到陌生的新环境,重新去生活和适应,这些被命运、被家人安排的事情不应再成为我们纠结或不解的事情。我们能够控制和左右的是在当下的学习和生活。

除了从人能够主宰的一面来谈论生命的意义,那么另一方面,也许在女儿看来很单调的学习和生活是否真的对她的人生是有意义的?这样的思考恰恰是我们人有思想之后,意图对自己做出的选择,进行价值判断。如前所述,我们虽然有了梦想作为指南针,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在生命的尽头真正到达或靠近梦想的彼岸。从生命之初,我们在被动接受命运安排的同时,也在为着自己的梦想实现做出不同的选择。我们无法主观地判定我们的选择一定是有价值的,有意义的。但我们在驾驶生命的小船驰骋在人生的长河中时,面对我们所不能控制或左右的风暴、激流和巨浪时,只有心怀当初的梦想,奋力挥动船桨,做好我们能够控制的事情,尊重我们每一次的选择,最终才有可能接近甚至实现我们的梦想。

感恩女儿提出的问题,让我在自己低头前行的人生路上,能有机会慢下来进行一些思考。我想,陪伴女儿的成长,能够幸运地成为彼此生命中那曾闪过的流星,在最需要的时候,点亮一道光。这些可能才是我们找寻彼此生命存在意义的旅程中,最有意义的事情。

-李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