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瑙河边的大学生活 3

  1. 德国男Gay蜜——赫德

给我面试过的“嬉皮士”这个学期给我们上“世界经济”这门课。一天,他在谈论世界人口结构和世界经济发展之间的关联时,举了中国作为例子:中国作为农业大国,在广袤的农村大地上,在生产力还是相对落后的地方,还根深蒂固地世代繁殖着这样的观念——男人就是劳动力,是家里的顶梁柱,是养老的保障,农民们都喜欢生男儿,而且越多越好。女儿呢,再怎么粗壮能干,一旦出嫁了,便是泼出去的水。所以有些时候,在望子成癖的人群里,女儿便轻易成为牺牲品,或被弃掉或遭堕胎。嬉皮士说这番话的时候,全班二十几个同学的目光齐刷刷地都往我这边看过来,坐在我旁边的赫德更是浅笑低语:“很幸运在这里看到你!”我只觉得自己满脸发热,心里暗自发誓:嬉皮士,你这门课我会拿个满分的,让你们见识一下中国女儿的厉害

嬉皮士这节课后,我和赫德成了好朋友。他在汉莎航空公司做空中服务员,一边工作一边来上课。赫德有着一份让人感到阳光灿烂的帅气,脸上的笑容总把我迷倒,我有时盯住他那张笑脸就能傻笑半天。我曾感慨着问他“你那么俊美的脸蛋啊,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乘客了!”他一本正经的回答我:“已经名树有主了,改天让你见识一下啊!”

by 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