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住院记

8月22日下午,我手机接到社区walk in 诊所医生的电话,告知我心脏检查有问题,因我最近感到胸部不适,她上周安排我做检查,要我马上去看急诊(我原来有家庭医生,由于几年没看病,他已经把我开除了。加拿大家庭医生等于个体户,按病人人头次数向政府要钱)。我紧张的立即和我家人开车到附近的鹰岭医院Eagle Ridge Hospital

在加拿大十年,从来没到过医院,更没有看过急诊。十来分钟,就到了医院,找停车和付费机器也花了十分钟。加拿大医院看病停车要付费一直受到病人和社会的指责(常可以看到这个问题的争论,医院也有它的理由)。找到急诊窗口后,出示医保卡,告诉心脏难受,工作人员就告诉我坐下等通知。加拿大医院急诊不是按先后次序,而是按照病情来安排,心血管病排第一优先,听说有的病人等急诊用了几个小时。不到2分钟,一个医生就叫到我的名字,问我得感觉,马上给我做了心电图检查。看了心电图数据后,说我要去观察室。观察室每个床位都用帘子隔离开,一个女医生为我再次作了心电图检查,并作了抽血检查。我对面是一位90多岁的女病人,睡不着,要安眠药,护士耐心地和她交流,我隔壁曾住着一位腹泻的病人,护士多次清理他的排泄物。这时我开始感受到加拿大护士和医生的职业道德。我听到其他病人和女医生交流,知道她来自台湾。我问台湾女医生我晚上12点前可否住院,他回答:definitely yes.快到12点时,她告诉我可以准备出院了,我们正在收拾时,另外一个男医生和她进来,他们对我说心脏有部分指标有点不正常,还不能出院,必须留医做进一步检查。台湾女医生给我插上针管,问我要吃点什么,给我送来果汁和三明治。我要加一条被单,她拿来一条带热得被单给我盖上。我说我车还停外面隔夜,第二天停车费还没付,她说:don’t worry,问我的车牌号,她会告诉停车公司(停车场通常不属于医院的)。

第二天,医院说正好上午有空位,可以安排做心脏负荷检查(平板),我被安排坐轮椅,有专人送去检查,实际上我自己可以走过去,但医院规定,我被人推去,回来也是,还觉得点不自在。我是住院病人,第一个检查,跑步机速度不断提速,每次提速前医生都要问我感觉,最后跑步机速度快的似乎达到最快了,心脏也在狂跳,像在健身房,我看到旁边医生看着打印数据,似乎一脸雾水样,这时又一个资深男医生走过来示意可以停下来了,用赞许口气对我说:you are doing well,我后来想是安慰我吧。

by Yang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