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瑙河边的大学生活 2

  1. 热爱中国文字的海曼太太

在这座美丽的古城里,我能想象到的最洒脱的事情,不外乎是每天能沿着夕阳洒照的多瑙河岸,留下自己矫健的步伐。

离学校不远的河岸对面,是一个大公园。阳光明媚的春日里,已经开始有三五人群躺在公园的大草坪上享用日光浴了。我常常在小跑一圈后,便坐在公园一角花丛里的长木椅子上去,静静地看会儿书。过往的人,走到我跟前时总会友好的说一声“问候上帝!”那是德国南部普遍流行的问候方式,这里是天主教文化根深蒂固的地方。而心中并无上帝的我,也会入乡随俗地回一声“问候上帝!”有时候问候完上帝以后,同样是独自一人游荡在公园的那些老年人,看到我手中捧着的书,便会在我旁边坐下来唠叨几句。慢慢地我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德语练习机会,和这些老人聊天,我感觉放松,天南地北无所不侃,我也不担心他们会笑话我语法的错误发音的不准。

公园的另一尽头,有一座老房子。有一天,我看见房子门前高高飘起的彩旗,上面写着某某的水墨画展。在这里遇到钟情中国文化的德国人,我当然不会放过。画展不需要买门票,海曼老太太是这里的守门人,她只要求来访者签名留念,或者写上两句观后感。我走在那些用墨汁在宣纸上挥毫出来的“抽象”画作之间,感受着一个德国人如何努力地想用最中国的手法来表达他的情感,而最终,这一篇篇水墨在我眼里都被定格在“只把他乡当故乡”的豁然之中。

海曼老太太对我非常客气,她鼓励我用中文留言,她说,画展的主人看到了肯定会非常高兴的。我感觉是她看到了我的中文留言非常高兴,她把留言的本子拿起来,戴上老花镜在那里左右端详着:“真是奇妙的文字。我下辈子也要来做个中国人,说一口漂亮的汉语!”

我打趣说:“不用等下辈子,你现在开始学,也还可以学到一口漂亮的汉语!”

– by 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