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莹:画日子的诗人

文/夏青青

生活中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这是近年来非常流行的一句话。可是谁又能远离苟且,活出诗意,走向远方呢?当我在深夜结束一天的繁琐,站起身来摇动僵直的颈椎时,不免暗问自己。通常此时,我才有时间刷两分钟微信。这时若恰巧看到叶子更新她的公众号,我会展颜微笑。诗和远方,并不遥远,红尘中还有叶子这样画日子的诗人。

叶子,芳名:叶莹。“叶子”、“小小叶子”是她的笔名和网名。我习惯称她“叶子”。我和叶子认识的时间还不算很长,可是我听闻这个名字已经很久了。多年前在一家报纸上,读到一篇署名“叶子”的文章,题目下面标明作者居住地是慕尼黑附近著名风景区。我不禁惊疑参半,向住在同地的朋友打听,却不得要领。当时我独处小楼笔耕,刻意隐身文字后,不欲“抛头露面”,就没有试图通过其它途径认识她。

叶莹近照

直到2016年。那一年碾过我的生命,留下深深的印辙。那年春天父亲辞世,在追悼会上我拿出自己纪念父亲和祖父的文章赠送亲友,就此公开笔耕事实。之后为了纪念父亲,我决意出版文集,以海外笔耕者的身份走向社会。2017年加入欧华作协,初夏到波兰参加作协年会,得以认识多位在文字中神交已久的同道。后来文友老木为我介绍叶子,我们通过微信交流,得知相互慕名已久,选个日子约在慕尼黑市中心见面。

那是一个细雨绵绵的秋天,天气转凉,我穿了一件红色外套,叶子穿了一件黄色外套,似乎我们不约而同有意要用色彩赶走秋雨的萧瑟,带来秋天的斑斓。初次见面,丝毫没有感到拘束或陌生,我们像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一样非常自然地拥抱。叶子看看我们的外套笑着说“番茄炒蛋,真搭!”我们相对一笑,彼此相知。

叶子能诗善画,“文字与绘画是我与这个世界交流的最钟爱的方式”,叶子在她的公众号介绍中如是宣告。她在文友中享有“能诗能画的奇女子”的美名,不过我认为叶子异于常人的地方,不在于她写诗作画,而在于她把诗和画融入了自己的生活。叶子,她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诗人。诗人们惯于用文字写诗,叶子不单单用文字写诗,而且用画笔写诗,用爱心、用童心写诗,把每一个平凡的日子过得如诗如画。

叶莹作品“德国婆婆中国妈”

叶子用文字写诗,代表作是她具有自传性质的长篇纪实小说《德国婆婆中国妈》。我从中看到叶子和你我一样是红尘中人,这部小说就是她在烟火红尘中留下的生命轨迹。

叶子出生于粤西一个风景优美的山村。“淳朴的乡村生活铸就了我热爱大自然喜欢纯粹简单之美的性情。”叶子谈起她在乡下度过的十年童年生活,总是如此感慨。她在县城中学读书时,成绩出众,高考考入一流学府,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攻读国际金融专业。毕业后回到广州工作数年。2001年夏天她来到德国,先在柏林学习语言,一年后进入因戈尔斯特应用科技大学,修读工商管理硕士(MBA)。在因戈尔斯特,月下老人牵线,让她遇到她的“大树先生”。那个优秀温暖的德国青年,被叶子的家常美食番茄炒蛋“搞定”,二人坠入爱河,携手连理。读到此段,我才明白“番茄炒蛋”对叶子有不同于常人的意义,想起我们初次见面“番茄炒蛋”的服饰搭配,莞尔微笑。

婚后,叶子的家安在慕尼黑西郊,恰巧是我曾经住过的地方。两个孩子接踵而来,叶子养育孩子照顾老人,曾经在德国公司和机构工作数年。在她尊敬的德国婆婆去世后,她决意要写一写这位可亲可敬的老人,于是利用夜晚的时间,在工作和家务之余,动笔写作。这部长篇在德国文坛颇受重视,关愚谦老师欣然作序,高关中老师为她写了一篇小传,老木等文友纷纷提笔写评。关注和重视鼓励她继续向前,持续写作更加激发了她对文字的热情。

叶子善于用画笔写诗,行走红尘,边走边画,且行且吟。德累斯顿的大教堂,吉隆坡的双子塔,布拉格的卡尔大桥,托斯卡纳的橄榄树,安静的小镇,盛开的蔷薇,热带的榴莲……,所到之处,所见美景,都化成她腕底色彩笔下诗歌。

在叶子家中,我看过她不少绘画作品。素描,水彩,钢笔画,山水,风景,花卉,人物……,学习金融专业出身的她,怎么会如此狂热地热爱绘画,仅凭网络老师视频传授,就可以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达到如此水平呢?我心中十分纳闷。某次见面叶子为我解开了疑惑。原来她自幼钟情艺术,二十多年前曾经用各种花叶,制作了几十幅树叶贴画。那是她最早的艺术创作。树叶贴画?什么材料,如何贴?还有作品可以欣赏吗?我一口气追问。材料选用不同颜色、形状、大小的树叶,配上玉米须什么的,经过构图布局,贴到一起就是一幅贴画。叶子解释。

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她从手机储存中找出三张贴画发给我,一幅是屈原行吟图,高冠宽袍的诗人挥臂高歌“路漫漫其修远兮”。一幅是曹操东临碣石图,曹操束发骑在马上,远处帆影点点。第三幅构图复杂,表现的是朱庆余的《闺意》,洞房昨夜停红烛的画面,妆罢的新人转身笑问夫婿,梳妆台上的镜子映照新人侧面。这几幅作品人物造型形象传神,构图颇见匠心,特别是第三幅《闺意》,两位人物以及镜子中的侧影让我看了再看。在她出国后,这些作品被她的父亲珍藏着。

叶子少女时代的树叶贴画: 曹操”步出厦门行“

今夜在灯下写文,为了核实资料翻看她过去发送的内容,无意中读到这首诗歌《玉米须的命运》,配图就是树叶贴画《曹操步出夏门行》。诗歌如下:

你用一个春天去耕耘

在整个盛夏里期待

收获了一筐玉米

剪下无数的玉米须

其实也就一小撮而已

却晒了一个秋天

又捂上一个冬天

藏进气派的

大红袍精美纸盒

你说——它是我的灵芝

泡在温柔的水里

温度即将奔向沸点

哀嚎的战马停在悬崖边

它的鬃毛 他的胡发

玉米须掉进了沧海

我模糊了它的使命——

该是你疼我的一杯药茶

抑或是我为你贴的一帧画

我仓促熄灭炉火

回首

已是泡湿的桑田

炉火重新燃起

你笑我傻

傻得已经不懂得

泡过茶的玉米须

还可以贴画

我恍然,原来她用画笔作诗用诗歌绘画已经颇久了。

读叶子的诗歌,不难感受到其中爱心跳动。今年二月中,叶子写了一首诗《因为有你》:

因为有你的宽厚

我的泪水有了流淌的原野

书写未来的日子

满屏的诗篇让温暖升腾

因为有你的呵护

我的青春有了不老的理由

画着发丝间的岁月

雪花在暖冬里托起爱的奇迹

因为有你的智慧

我的天空便能任由鸿鹄畅游

数一数走过的年轮

猫头鹰叼着旧岁串起沉香木珠

因为有你的执着

我的等待便总在湖岸苏醒

海鸥穿越朝霞的炫彩

啄木鸟把橡子留在积雪的树洞

因为有你的珍惜

我的世界有你捡起的核桃

一颗颗圆满的大枣

滚烫着我永远的乡愁

我明白那是写给她心中爱的诗歌。我曾经到访叶子的家,见过“大树先生”,看到他跟叶子一道殷勤招呼客人,忙前忙后端茶倒水。我们聊天时,他在独自收拾满桌的杯盘器皿。这在德国家庭中是非常少见的景象。品读这首诗歌,为这段跨国恋情而感动。叶子的家不仅仅是一座可以遮风避雨的房子,而且是一个温馨的港湾。

叶子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的爱自然也倾注在孩子身上。她称女儿为“花儿”,儿子为“果儿”,深深的母爱于名字中已见一斑。九月,“花儿”生日,叶子画下一个身穿红裙在草地奔跑的女孩,题诗《秋天的花儿开满坡》,字里行间是满满的爱和喜悦。三月,“果儿”生日,叶子作画一幅,一位身穿绿衣的男孩在快乐戏雪。她写下一首童诗《三月雪花满山飘》。

叶子的爱心和童心汇聚的作品,当推她在公众号发布的“画日子”系列。这个系列可说是叶子和她的孩子们合作的诗歌绘画日记,记录她们的生活点滴。有时是孩子绘画,叶子配诗或翻译,有时叶子或者孩子用画笔描绘生活片段,加上简短的文字说明。

花果儿在想象力博物馆做木刻版画

身为母亲,我对这个系列非常关注,记得第一篇是几幅匆匆勾勒的速写,画“果儿”修自行车,“果儿”等车,“果儿”帮妹妹“花儿”写作业。另外一篇的主题是包饺子,“花儿”和“果儿”听从妈妈安排,分工合作,轻松吃到可口的饺子。还有一篇《玻璃画》,记录叶子在周末带孩子们置身大自然,亲自捡马栗子去喂白鹿,然后到旁边的想象力博物馆绘画,一起做木刻版画,学习画玻璃画。叶子一点一点介绍制作过程,配上照片。有这样的母亲引导,孩子们不喜爱艺术才怪呢。

这一系列中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篇是《菲菲娜与蜗蜗土的故事》,叶子以童话的形式写下孩子与蜗牛的故事。系列故事共有十几篇,故事情节不复杂,但是充满童心,充溢爱心,配图清新可人。在母亲如此引导呵护下长大的孩子,一定能乐观自信充满阳光地面对生活。这个系列让我想起自己为我的阳光王子口述的一个故事系列。我的阳光王子属羊,因此那个故事系列名为《羊宝宝一家》。曾经有两年时间之久,我每天一大早起床,带着阳光王子赶车,到市中心送他上幼儿园,然后赶去上班。早上轻轨拥挤,经常没有座位,为了转移孩子的注意力,不让他感受到一早赶车的种种不便,我就为他讲故事,每天即兴发挥,每天有新鲜故事出炉。看到叶子的《菲菲娜》系列,真的有点后悔没有把那个系列写下来,如今那些故事随风而逝,化作尘埃遨游时空去了。

叶子的“菲菲哪与蜗蜗土”水彩童绘

《画日子》系列描绘的都是很普通的日常生活,可是画到纸上流出笔下,成为永恒甜蜜的回忆。我想,有一天“花儿”、“果儿”长大了,再翻看这些,会衷心感谢妈妈为他们留下这样独特的成长日记。

花儿画作

果儿木刻画

在另外一个系列“童画童诗”里,时常看到“花果儿”的绘画,稚气,童真,烂漫,可爱,配上叶子翻译或者原创的童话故事、诗歌。这些作品篇幅不长,切近孩子生活,因而被孩子喜爱,愿意阅读学习,在不知不觉中学习中文。因为住得远,叶子没有送孩子上中文学校,而是在家以自己的方式教孩子学中文,良苦用心让我感动。

叶子的年龄已经不是少女,可是她跟孩子一起学习生活,发现生活,保有一颗纯净的童心。她近年来主攻儿童文学,长篇儿童小说《会刻猫头鹰的男孩》于2018年5月出版,书中除了有叶子亲自绘制的钢笔插画,女儿的绘画作品也被采用到书中做点缀。母女合作,实为佳话。我有幸先睹为快,欣赏封面以及部分插图,让我对这部作品非常期待。

认识叶子有些时间了,当我坐下来梳理自己对叶子的了解时,我看到写诗的叶子,作画的叶子,在厨房忙碌的叶子,带孩子在山林在湖边奔跑的叶子,陪孩子一起画画的叶子,逐字逐句翻译然后教孩子读童诗的叶子……

一个个画面,一张张侧影,一篇篇文字,重叠交汇,真实再现我认识的叶子,一位在烟火红尘中画出一个个美好日子的诗人。

写于2018.04

(原文发表于“中欧跨文化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