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瑙河边的大学生活 1

 

  1. 德国大学里的国际交换生

在踏上德国开始我留学生涯的第八个月,我来到了南部的因城读大学。

蓝色多瑙河从因城的中间蜿蜒流过,把小城分为南北两部分。同样有河流横贯城市,柏林的美,却在于其大气容纳,像旧日妻妾成群的王公家里那位元配夫人,虽然皱纹爬上了美丽的容颜,却依然努力以最优雅的风度来管理好那一大家子。相比之下,这个南部小城的美,只是一个有着桃花面容的清高女子,她的小院独自含芳吐蕊,爱慕她的,需是那些耐得住寂寞深院一树梅的人。

而在我到达因城大学之前,这里只有一个中国学生,她就是姜子。那天,姜子来火车站接我。因为我要半个月后才能入住自己的学生宿舍,所以便先到姜子那借住。

姜子住的那幢楼,都是国际交换学生,有来自印度泰国的,有来自丹麦挪威荷兰的,他们都是来做为期半年的交换学习。到达因城的第一个晚上,我们在公用厨房里弄饭吃。灶台前只有我们这几个来自亚洲的学生要开火煮食,那些欧洲学生都是从冰箱里拿出香肠奶酪,再切几片黄瓜红椒就着面包片便开餐了。姜子用电饭锅煮好饭,又手脚麻利地炒了鱼香茄子和芹菜土豆丝,很快她就招呼我一起用餐。厨房里弥漫了刺鼻的咖哩味道,泰国的玲子正在专心烹制她的咖喱鸡饭。我在这个充满异国饭香的小厨房里,听着不同口音的英语,津津有味地享用着在因城的第一顿晚餐。

一个周五的晚上,我和姜子住所里的那些国际交换生去参加学校舞会。

德国的舞会,我在柏林时领教过一回。那次是和语言学院的同学一块去跳的士高,拥挤的人群,狭窄的房间,令人炫目的霓虹闪灯,混杂着酒精与香烟的味道,班上的路克就是在一场热辣劲舞之后找到了他的白雪公主。

进了舞场后,和我一道来的米拉东张西望了一番,很快她选择了舞场中间的一堆人群为目标,便甩开我的手,大踏步扎进去,“哈罗”一声。我紧张地往后退了两步,慌乱地去寻找熟悉的面孔,可是从老别墅走出来的那几张我认识的脸,都以比米拉还迅捷的速度,从我视野中相继消失。

舞场很大。从外面看似低矮无奇的房子,站在里面却让人觉得房顶的遥不可及。灯光熠熠之间,墙壁上印满了跃跳的影子,我看不到哪一处属于边缘——那个可以让我安静站着等候翩翩君子来请我跳一支舞的边缘地带。我强压住自己的胆怯,也开始挪动自己的双脚。可我的挪动是那么的不自在。我害怕别人看到我的不自在,于是把目光游离在人群之外,搜索着卖饮料的地方,我想如果我一边喝着可乐一边跳,别人就看不出我的胆怯来了。

没待多久,我独自离开了舞会,向着住所的方向徒步。一阵夜风袭来,让人感受到春寒料峭的滋味在这个夜晚表现得很透彻,我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过了几天,我在学校遇到了姜子。她一见我,便诡秘地问:“周末的舞会你也和他们一起去了,是不?”还没等我回答,她已经接着说下去了,“老别墅这几天可是夜夜笙歌啊。米拉和我们班的那个罗马尼亚男孩好上了,泰国玲子和我们楼上的丹麦男孩住在一块啦,还有那个印度血统的丹麦妹,正在和墨西哥来的阿迪纠缠不清呢!天啊,舞会那天他们都凌晨两三点才闹哄哄地回来。

然后,我们这两个“大龄”女,都在感慨着,即使我们像他们般年轻,也不一定学得来这股“洒脱”劲呢。

图文by 叶子,国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