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初的麻疹 (2/2)

通过这几天的经历,这是我和我先生的感受: – 首先,社会有恐慌,但是公共卫生系统也在有条不紊地运行:包括Vancouver Coastal Health, Communicable Disease Control, local community clinic.

-其次,对于决定是否再次注射(尤其是成人注射疫苗),如果能先查一下是否有抗体,是否就可以避免多打一针呢?我不是医学专业人士,但是觉得这是温哥华公共卫生系统能够改进的一个地方。关于“是否有抗体”的检查,我还真是有段特别的经历:-

我怀孕的时候,2014年8/9月温哥华流行手足口,坐在我邻桌的同事一家子没能幸免(我同事是女生,她家里除了她之外的四个人:她先生,两个儿子,一个寄宿的侄女都中招了)。我们当时想的是我同事一定是手足口病毒携带者了。我到家庭医生诊所,说我要去做一个测抗体的检查,看看自己是否染病或者携带了手足口病毒。家庭医生听后问了我的想法,然后当着我的面去google搜索。他是这么说的:你说的对,确实有“孕妇如果染上手足口病毒,不发病,即使是携带者也会导致胎儿畸形”的说法。我可以开单子让你去采集血样,但是很遗憾我们这里很少有实验室会做这种测抗体的检查。我们看看实验室那边怎么说吧。

当时我采集了血样,又观察了自己一周确定没有换上手足口,就放心了。那一段日子我先生一直在邻省出差,我一边照顾大儿子,一边工作也就忙忙碌碌忘了去看检查结果。一直到了2015年初的一次产检。那次我记得很清楚:先生还在出差,我已经开不了车(因为肚子大到已经塞不进方向盘和座位之间)。那天我高高兴兴坐着sky train去产科医生诊所做产检,想到问一下这个测抗体的检查结果。产科医生查了好一会,和我说:并没有一个检查结果。因为当时实验室发现最近能做检查的实验室在邻居Alberta省,也就是说:整个BC省都不能做这种测抗体的检查!!所以,他们就把我的血样丢弃了。我不记得我当天怎么从诊所回到家的,反正就是各种想象我的小女儿生出来之后会有什么问题,很害怕。

再说这次事情发展到最后:进入3月,幼儿园的孩子咳嗽声此起彼伏,还有两例“上吐下泻”以及发烧。开始有家长建议应该不只是观察(卫生局的建议是打针之前接触了麻疹病毒还是要靠观察,打针之后接触了麻疹病毒是安全的),还应该去检查是否真的感染了麻疹。家庭医生会通过鉴别咽式子和尿液标本 (throat swab and urine sample)来判断小朋友是否换上麻疹病毒。

结果是幼儿园没有其他小朋友患上麻疹。之确诊的小朋友康复,拿着医生证明也回来上学了。幼儿园在这个期间没有关闭。沸沸扬扬的麻疹事件终于过一段落。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