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复旦温哥华论坛成功举行

由中国复旦大学经济学院(SOE)和加拿大亚太基金会(APF Canada)共同主办的2019复旦论坛:挑战、合作和延续于8月15日下午在温哥华西蒙菲莎大学校区的对话交流中心举行(SFU Morris J. Wosk Centre for Dialogue)。
论坛由复旦大学温哥华校友会副会长赵群主持,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加拿大(温哥华)联络处主任袁永平,西蒙菲莎大学对外关系副校长乔安娜·库里(Dr. Joanne Curry),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温哥华总领事佟晓玲分别致开幕欢迎辞;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以及加拿大联邦独立参议员小组召集人胡元豹参议员发表精彩的主旨演讲,这部分由西蒙菲莎大学Beedie商学院研究和国际事务副院长卡罗琳·埃格里(Dr. Carolyn Egri)主持。
之后,中外学者、企业家进行了圆桌讨论以及嘉宾问答。在目前中美贸易战特殊时期,参会报名非常踊跃,全场座无虚席,而且增加了临时座位,近两百位嘉宾参会,演讲精彩、讨论激烈、问答踊跃。对外经贸大学加拿大校友会为本次活动提供技术支持,多名校友参与了本届经贸论坛。

 

 

为了准确报道会议内容,《高度》周刊将推出两期专题,其中本期专题为聚焦论坛致辞和主旨演讲;下一期会对圆桌讨论和问答进行报道。文字报道由董存发主笔、杨柳参加,根据录音及部分讲稿整理,其中张军院长部分经本人审定,胡元豹、佟晓玲部分按照录音整理编译并由张康清审校,照片由陈力提供。

论坛主持人,复旦大学温哥华校友会副会长、安众资本CEO赵群

赵群:大家好!很高兴作为今天论坛的主持人,欢迎大家参加主题为“挑战、合作和延续”的研讨。去年夏天我们举办了第一届复旦论坛,当时130多位宾客和校友参加,去年的主题是探讨如何促进中加两国经贸合作。
但不幸的是,在那之后发生了一些我们无法预测的变化,加中关系面临巨大困难和挑战,这就使今天论坛显得更加重要,我们将聚焦加中学者和企业家面对面地对话交流,更好地增进理解,迎接挑战,共同克服所面临的困难。
论坛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欢迎辞和主旨演讲。主办和支持机构发言人依次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加拿大(温哥华)联络处主任袁永平、西蒙菲莎大学对外关系副校长乔安娜·库里,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温哥华总领事佟晓玲分别致欢迎辞;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就“中美贸易战之后重塑中国增长战略”,以及加拿大联邦独立参议员小组召集人胡元豹参议员就“全球变化背景下加中关系的再思考”做主旨演讲,这一部分由西蒙菲莎大学Beedie商学院研究和国际事务副院长卡罗琳·埃格里主持。
第二部分是圆桌讨论, 卑诗大学尚德商学院高管教育副院长布鲁斯·威斯纳担任主持,加拿大和中国著名科技企业代表和政策专家参加,他们是:URTHECAST CORP业务发展创始人兼执行副总裁韦德·拉森,华为(加拿大)企业事务副总裁Alykhan Velshi,加拿大亚太基金会研究副总裁杰夫·里弗斯博士,以及加拿大氢能和燃料电池协会前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Loop Energy董事会主席安德鲁斯·特鲁肯布罗德博士共同参加讨论。最后,亚太基金会研究副总裁杰夫·里弗斯博士代表论坛做总结谢幕致辞。
我们希望大家能够以开放的心态参与探讨,找到合适的方法,最大限度地降低面临的挑战,促进两国经贸发展。在正式演讲之前,我们先感谢论坛主办和支持单位:主办单位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和加拿大亚太基金会;承办机构是复旦大学温哥华校友会和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加拿大(温哥华)联络处;感谢西蒙菲莎大学以及对外贸大学加拿大校友会鼎力支持。特别感谢论坛赞助机构:钻石赞助中国农业银行,金赞助安众资本和逻盛律师事务所,银赞助大成律师事务所,欧华律师事务所以及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感谢所有鼎力支持的机构以及在座各位嘉宾。

袁永平:大家好!2019“复旦论坛”今天开幕了,今年是加拿大建国152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复旦大学建校114周年,而且处在中美贸易战最危难时机。所以,今天论坛意义深远。复旦大学有四个校区,13,000多名本科生和20,000多名研究生,还有6,800多名来自世界各国和地区的留学生,复旦校友遍布世界各地,温哥华就有500多位。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加拿大(温哥华)联络处于2016年7月挂牌设立。去年,我们和加拿大亚太基金会荣幸地邀请到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和胡元豹参议员,成功地主办了第一届论坛。今天,第二届论坛的主题是:如何应对挑战?如何增进协作?如何延续中加经贸关系?试图通过论坛增进双方了解,共同面对两国建交以来所面临的最困难时期,希望为达到一个双赢的局面而尽绵薄之力。
复旦大学温哥华校友会与复旦大学校友会以及复旦经济学院、加拿大亚太基金会等机构合作密切,共同举办过不少成功的活动。我们这次与亚太基金会和SFU、UBC大学联袂推出“复旦论坛”,目的是为我们的祖籍国和加拿大搭建桥梁,增进沟通对话、理解支持与合作发展。
今天,我们在这样国际水准的会场,与本地高校和两国各界精英汇聚,选择热点话题,举办论坛,致力于打造成一个对话合作平台和情感交流纽带,增加两国友好往来和经贸合作。今后,我们真诚欢迎在温的更多机构和企业携手合作,实现多赢!

乔安娜·库里:我首先要先声明一下,我们现在是在加拿大原住民所在领地上,进行我们的加中论坛研讨。我代表西蒙菲莎大学和我们的校长,非常高兴欢迎复旦大学来到我们学校的对话中心会场,举办2019复旦论坛。非常高兴欢迎来自中国领事馆的代表,还有加中商界企业界的代表!
西蒙菲莎大学有30,000多学生,分布在本拿比、素里和温哥华三个校区读书,今年是温哥华校区建校30周年。最近,我们的亚太中心就是用加拿大前任总理的名字来命名的,我们的研发机构在本地、全加拿大以及全世界都有影响。我们很高兴欢迎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来到我们学校,2015年我们与复旦开始合作MBA项目,双方的MBA学生进行交换。
现在我们商学院MBA的学生也在复旦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学习,使学生们有更好的国际视野。我们也非常高兴与加拿大亚太基金会有长久合作,基金会前任总裁、现在是加拿大联邦参议员的胡元豹先生今天也来到会场演讲。我们非常感激亚太基金会在亚太领域所开展的工作和研究,西蒙菲莎大学要参与国际活动,能够与所有合作伙伴建立关系。
作为大学,我们希望与中国大学建立密切关系。我们1985年与吉林大学首次合作;之后,我们与很多中国大学,其中包括复旦大学建立紧密联系。1992年到2019年,我们在中国设立了办事处,促进合作与发展,为中国政府提供咨询;我们还与很多商业机构合作,一起来做加速器和孵化器工作。我们的亚太国际教育协会,简称为APAIE,致力于国际教育领域合作,将有多达3,000人参加的代表团,来参与这项工作。
这就是我们大学在亚太地区、在中国如何积极的参与合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非常高兴能够提供这样的场地举办今天的论坛。我看到今天有这么多人来参加,证明这是大家非常关注的一个话题,也说明我们西蒙菲莎大学与中国有非常密切的合作。所以,我再次热烈欢迎在座的各位嘉宾来到西蒙菲莎大学,希望大家能够有所收获。

佟晓玲:尽管目前国际形势风云变幻,贸易保护主义倾向抬头,中国经济仍保持定力,上半年同比增长6.3%, 体现了中国经济具有巨大韧性、潜力和回旋余地。看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应该用更宽的视野来理解,我们一方面保持经济平稳运行, 另一方面要把更多精力放在推动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上。
本月初,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短期破7,国际市场反响强烈。其实这并不可怕,“7”更像水库水位,丰水期时高一些,枯水期时降下来,有涨有落,都是正常的现象。有了弹性的汇率将给国内宏观政策较大自由度,为国内货币政策打开空间。美国擅自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这既不符合美国自身对“汇率操纵国” 的认定标准,更将对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带来风险。
上世纪70年代,中加两国老一辈政治家以非凡的政治勇气和远见卓识,冲破重重阻力,开启了两国外交关系大门。我们希望孟晚舟案能尽早得到解决,为两国关系重回健康发展轨道扫除障碍。
中加友谊根深叶茂,未来值得期待。在当前中加关系出现困难的时候,复旦大学温哥华校友会充分发挥民间组织作用,举办第二届复旦论坛:挑战、合作和延续,积极找出路、想办法,付出辛勤努力,我们对此表示高度赞赏和感谢!希望所有加拿大社会致力于中加友好的人士和团体,包括复旦大学温哥华校友会等民间组织,更多地发挥桥梁和纽带作用,为中加关系走出困境积极努力。

卡罗琳·埃格里:我是西蒙菲莎大学Beedie商学院研究和国际事务副院长,很高兴论坛主旨演讲部分由我来支持,也特别荣幸介绍今天的两位主旨演讲嘉宾,张军教授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上海中国经济智库负责人,是国际上非常活跃的中国经济学家,担任中国一些大学客座教授,在伦敦经济学院、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哈佛大学、耶鲁大学以及联合国大学经济发展研究院等从事讲学研究工作,担任多家国际经济学期刊以及中国《经济学(季刊)》、《经济学报》等经济学杂志编委或学术委员。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

张军:感谢主持人和各位嘉宾!我今天发言题目为“中美贸易战之后重塑中国增长战略”,重点阐述当前中美双方最为关注的利率问题。在过去十几年和未来更长时间里,中美之间关系将对我们经济格局以及对我们政策制定,都会产生重大制约和影响。由于中国汇率政策是紧盯美元,在九十年代中国经济是以出口带动发展模式,直到2005年人民币汇率长期钉住美元,保持8.32,这样的汇率政策,促进了中国经济高增长和低通胀,但中美贸易摩擦也随之加剧。
迫于美国压力,中国于2005年不得不让人民币升值约40%,而人民币走强,导致大量资本进入中国,但流到生产率较低的领域,推动房贷上涨,降低了资本进入高生产率发展领域,对私营企业资源配置不合理。由于人民币汇率被限定在一个僵硬难于调整的框架之内,缺乏自主相应调节空间和余地,对中国金融和经济有很多不利影响,造成经济结构和资源配置不合理。2015年,我们不得不尝试脱离钉住单一美元,以一揽子国际货币为准,摆脱对美元过度依赖,开始走向市场化,迈出利率改革重要一步。
利率也是经济生活重要参数,保持利率调整弹性,增进有效自主权,建立利率市场化、自由化体制。与十年前相比,中国经济增长下降了3个百分点,融资成本高、利率高是重要因素。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恰好给中国利率市场化和外汇改革提供了一个时间窗口,打开了人民币进一步与美元脱钩的通道。
在市场作用下,前不久人民币与美元汇率突破“7”,产生重大影响。降低利息、降低融资成本,引导资本进入生产率高的领域,创造出良好的融资环境,更有利于企业发展,推进结构改革。
所以,我们要借助中美贸易战打开的时间窗口,鼓励中央银行,重新调整我们利率和汇率参数,加速放松汇率约束、不封顶,增进利率和汇率弹性、灵活性和独立性,打破生产率发展束缚,合理调配资源,以积极的货币政策,灵活的利率和汇率,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和外部环境剧烈震荡。中国应抓住贸易战带来的机遇,降低私营企业融资成本,发挥其在中国经济中重要作用。这样,中国经济更加市场化、自由化,就会有一个大的飞跃;未来十年,中国经济仍然可以有很高的增长和发展潜力。

卡罗琳·埃格里:我很荣幸地介绍胡元豹参议员,他拥有在非盈利组织中超过三十年的经济、政治、政府战略研究经验,被公认为在国际经济和加拿大与亚太关系研究方面有领导地位,曾经担任加拿大亚太基金研究会总裁和温哥华总部促进局总裁,2016年11月被任命为加拿大联邦独立参议员,2017年9月,被推举为独立参议员小组召集人。

胡元豹:我的演讲题目是“全球变化背景下加中关系再思考”,加拿大在目前中美战略竞争格局下受到影响,我们希望中国成功,而不是崩溃。我将探讨如何推动加中友好关系,以及加拿大在世界格局变化下如何摆正自己位置。
首先,我想用一个有趣的英语故事和中国俗语形容当前局势,当两只大象打架的时候,它们脚下的蚂蚁一定会被踩到。中美贸易战不仅仅影响了美国和中国,也影响全世界,当然包括加拿大。中国也有句俗语是坐山观虎斗,面对中美冲突,一种态度是最好旁观不介入,但现实已做不到了。大国相争,利弊共存,一方面全球股票市场下行,另一方面,加拿大可以吸引被美国拒绝的中国学生和学者。在牵涉到加拿大重大利益关头,我们难以独善其身,而不得不分清立场。
特朗普政府力图削弱WTO, 这方面我们要支持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共同维护世界贸易既定规则和次序;但在人权和法制等方面,我们要与西方各国包括美国保持一致。当中美冲突发生时,加拿大不应天真地期待中国或美国考虑到加拿大利益和感受。我担忧的是,加拿大政府在考虑加美、加中政策时,仍然基于过时的假设和虚假的两分法,而不是在现实和利益基础上,严格考量风险和利益。
我们无法预测中美这个数十年冲突结果如何,但可以肯定,这决不是冷战的重复。中国目前的购买力超过美国,中国也成为100多个国家的出口大国。我们不希望中国政治经济崩溃。我们应该找到一个更好的外交政策,坚持可持续方法来审慎对华。
为此我建议:第一,在广泛领域求同存异,团结美国和中国做我们的朋友,共同面对全球挑战;第二,从外部改变中国的想法是不现实的,加拿大必须放弃这种不现实的想法。中国在改革开放40年中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改变来自内部,并非来自外部;第三,我们明确希望中国成功。习近平主席计划在2049年把中国建设成全面发展的国家,我们同意和支持中国这一政策;第四,我们必须承认两国在人权自由法律等方面的不同。我们不接受说我们加拿大是反华、美国木偶的说法,我们也必须极其谨慎和警惕“中国威胁论”的全面泛滥和盛行。
我们处于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中美贸易战刚刚开始,面对接下来三、四十年的中美贸易对立,加拿大对华政策到了一个必须相应改变的阶段。在这个特殊时期,希望类似于复旦校友会这样的民间组织,为两国经济、政治和文化发展搭建桥梁,协助我们探索共同的美好未来。

原载:高度周刊2019.8.23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